双赢彩票-双赢彩票官网

这一团人兽只不过在那个平坦的土地上滚了几个

凶残的五条尾巴,十分随意的就将尾巴尖儿上的几道红光抛射到了狰家七
 
兄弟的身上。
 
    而沐浴了光芒的狰家七兄弟……在整个部族人的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他们并不算伟岸的身躯却是在膨胀,膨胀再膨胀,直至长到了足有两米四……足有以前的一倍还要多的庞大身躯之
 
时,这种增长,才算停止了下来。
 
    待到身高停止了增长,他们兄弟七个,每一个人的身上都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他们或是腋下生翅,或是头生独角,或是身后带尾,或是獠牙狰狞,多多少少都有了颇为明显的返祖现象。
 
    至于这虚化的狰兽?它在做完了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之后,却是将眼睛眯了起来,只朝着顾峥的方向一个扫眼,就一甩尾巴,消散在了这一方的天地之中。
 
    至于它曾面对过的蛊雕?
 
    这狰兽竟连多分给它一个眼神的想法都没有。
 
    作为一个上古蛮荒之中的神兽,还自带神异,它又怎么会看上一个奇奇怪怪的产生于人类的信仰的四不像呢?
 
    而这蛊雕,自打这狰兽的虚影出现了之后,仿佛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一般的,竟是瞬间就停止了追逐顾峥的脚步。
 
    它惊恐又警惕的盯着前方那道红色身影,微微颤抖的屁股出卖了它此时惶恐之情。
 
    仿佛这个危险的家伙但凡是有点想要对付它的意思,这位蛊雕凶兽怕是会立马调头就逃的。
 
    只可惜,这位狰兽虚影只不过现身了几秒钟的工夫。
 
    若是能再坚持一会,不消散,怕是这蛊雕都不用狰兽赐力,自己就能转身逃窜了。
 
    坐在鹿蜀身上的顾峥,轻叹了一口气,只觉得拿对面那个庞大的蛊雕是毫无办法。
 
    要说这蛊雕也委屈啊。
 
    它今儿个真是不顺,出门没看黄历,本想潇洒的出现在有兔平原,顺便填饱下肚子,谁成想在它圈养的食槽之中竟然出现了一块能够崩了牙的硬骨头。
 
    虽然他们这一群两脚兽身上的气血旺盛,要比它经常进食的那一族群要香甜多了,但是这明显是一个强大的神秘的远古神兽所庇护的群体,说不定还带着一丝血脉的关联呢。
 
    若是今儿个自己真的不管不顾的将这一群人给吃了,到时候那个显露在自己面前的神兽……会不会在事后找它的麻烦呢?
 
 908 我与小乌龟的初见
 
    至于有兔氏的族人们,咱们就不要管他们了,据初步统计,因为惊讶心脏病突发的族人七十六名,感到自己产生了幻觉从而导致疯疯癫癫的五十二名,被巨大的窃喜给激出来一口老血,
 
从而失血过多的三十三名,基本上三分之一的人口……就交代在蛊雕挨上那一箭的瞬间反应里了。
 
    至于造成了这一切的顾峥,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只不过下意识的将自己空荡荡的左手给摊开在眼前,有些茫然的自问自答到:“我的震天箭怎么办?”
 
    “我的第十九个世界的礼物,我还指望着带着它回归到现实世界之中去当超级英雄呢。”
 
    “说不定人家会给我冠上一个轩辕帝的血脉,让我参加什么秘密机构之后再与国外的吸血鬼狼人团队大战呢。”
 
    “可是现在呢,全都没了!”
 
    “震天箭啊,你赶紧回来啊,别抛弃我啊!”
 
    谁成想顾峥这一句‘回来’才刚刚脱口,那根扎进了蛊雕嗓子眼之中的震天箭就仿佛是受到了顾峥的召唤一般的……在对方的口中剧烈的抖动了起来。
 
    然后,一道金光冲天而起,就像是七龙珠召唤神龙时的那般……直冲天际。
 
    在这一道金色的光柱之中,一根钩着些许血丝肉块的震天箭就直奔顾峥的怀中,冲了过去。
 
    “哦!”
 
    又是一声集体的惊赞,不少虔诚的族人,在这根震天箭表现出了异像之后,就噗通通的……匍匐在了土地之上,朝着这根神灵赐福,祭司控制的神箭,叩拜了起来。
 
    至于那个终于摆脱了被箭枝噎死的命运的蛊雕,则是迅速的回归到了原本的状态,用惊恐的眼神望了一眼那根金灿灿的箭枝儿之后,就开始扭动着屁股,挪动着粗腿,暗搓搓的……朝着
 
战斗着的圈外挪动了起来。
 
    只可惜,在战场上从未曾放松过警惕的部族之中最敬业的战士,小分队狰七人,却并没有打算放过蛊雕。
 
    他们在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就十分有默契的,再一次朝着这个给他们搞出大麻烦的凶兽的方向扑了过去。
 
    一方是气势如虹,带着高等级神兽的血脉与威压的七人组,而另一方则是被接二连三的异状给吓破了胆子的蛊雕。
 
    这胜负吗,自然是不言而喻。
 
    这一团人兽只不过在那个平坦的土地上滚了几个圈圈之后,七人组就已经将蛊雕脑袋上的大石头给轻松的拔了出来,用其上最尖锐的部位,对准了已经被打趴在地上的……蛊雕那双黄绿
 
相间的眼睛。
 
    “哇!!!”
 
    这一次蛊雕是真的哭了,大滴大滴的眼泪顺着它的眼角流淌了出来,在脑袋下方松软的土地上,形成了两汪浅浅的小湖。
 
    而狰家的狰大却是带着狰狞的笑容,也不管脚下的蛊雕听不听得懂他说的部族语言,再一次的玩起了自家兄弟才能明白的接龙。
 
    “肉”
 
    “多”
 
    “好”
 
    “吃”
 
    “好”
 
    “存”
 
    “放!”
 
    这句话再配上他们开始滴滴答答流淌出来的口水,让底下的蛊雕,瞬间就明白了这七兄弟是个什么意思。
 
    它不但不敢反抗,反倒是哭的更加的凶残了。
 
    这夜半的啼哭,真正是魔音灌耳啊。
 
    顾峥都怀疑这蛊雕憋着的这个大招怕是还没它这种耍无赖的哭声有效。
 
    叹了一口气的顾峥,心理想着,是时候又该他出场装逼了。
 
    也不知道自己的亲近动物的能力在凶兽的身上还有没有用,咱们暂且试试吧。
 
    既然打算尝试,顾峥的脸上就挂上了他自认为最为温柔的笑容,骑着鹿蜀哒哒哒的就走到了蛊雕的面前,轻声细语的与其说道。
 
    “你知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呢?”
 
    蛊雕还没反应过来呢,站在它身上的七兄弟反倒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顾峥也没管那七个大傻子,反倒是继续询问到:“物竞天择,你吃人乃是天性,这本没有错,我也怪不得你。”
 
    “但是你错就错在,没有认清楚形式,没有试探出深浅,就贸贸然的下嘴吃肉。”
 
    “你们蛊雕是不是也有碰不得的天敌,打不赢的巨兽呢?”
 
    “肯定是有的,那么你们为什么不敢去吃它们的肉呢?因为你们潜意识里就知道,打不过。”
 
    “但是那些远远的就避开的天敌,你们蛊雕又是如何知道自己打不过呢?”
 
    “肯定是曾经的你们曾经与其交过手或者是试探过的,对其有了一定的了解之后,才知道避其锋芒的。”
 
    “但是对着我们有狰氏,你有没有想过先试探一下呢?并没有。”
 
    “那是因为,你以为我们的族人就像是你圈养的食物有兔氏一般的无用且鲜美。”
 
    “所以,你这叫做犯了形式主义的错误,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可是我们有狰氏族人老祖宗传下来的至理名言啊。”
 
    至于被顾峥的新名词给说的一头雾水的有狰氏族人们?
 
    无所谓了,反正祭司说出来的词语跟老祖宗说的词语也没有什么分别了。
 
    至于那个啥主义错误的,肯定也是通神的时候神兽点化之后,祭司大人才体悟的吧。
 
    这一番令人晕头转向教育,被顾峥嘀咕出来了之后,连族人们都听不懂,你还指望蛊雕能听懂?
 

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